中将魏来国

    中华魏氏网 2012年2月22日 魏氏家族


   魏来国,男,汉族。1925年11月出生,荣成市东山镇干占村人,曾任27集团军副军长。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军区一级人民英雄、华东野战军射击英雄。1942年参加八路军。次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胶东军区排、连长。1946年在胶济铁路南泉车站以东兰格庄阻击战中,以一百二十五发子弹毙伤国民党军一百一十人。次年在泰安战役的白马关阻击战中,领导全连连续击退数倍于我之敌的七次进攻,毙敌五百余名。个人毙敌九十余人。

目录

军内职务
少年时期
战争生涯
晚年担任职务
个人荣誉 

军内职务

  1948年被华东野战军领导机关授予华东射击英雄称号和华东一级人民英雄奖章。所率连获白马关战斗模范连称号。后任第三野战军营长、兵团政治部副科长。1950年参加全国战斗英雄代表会议。同年参加抗美援朝,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兵团副科长。回国后,任副团长。1962年毕业于装甲兵学院军事指挥系。后任团长、副师长、陆军第二十七军副军长。是第一届全国政协代表。曾获三级解放勋章、独立功勋荣誉章。

少年时期

  魏来国出生在农村赤贫之家。家里无一亩地,无一间房。父亲有哮喘病,不能很好干活养家。魏来国10岁时,父亲不得不将14岁的姐姐以180元卖给人家当童养媳。魏来国记忆里,童年就是穿着破衣烂衫,每天上山搂草拾柴。上了一年半小学就因穷辍学了。上学时老师将他乳名魏奎改为来国。12岁,就到任宽鼻子地主家当长工。一年工资八升玉米。他每天起早赶黑没命地干活。有次地主叫他赶驴拉土,驴在前面跑,让他挑一担土在驴后跟着跑,小小年纪累得实在受不了了,晚上,他逃回家哭着说再也不去地主家当长工了。这样,又让他去学泥水匠。其实就是给泥水师傅当小工。这时抗日战争爆发,他的两个叔叔参加了八路军。14岁的魏来国也参加了当地的青年抗日先锋队。他扛着红樱枪,站岗放哨,送情报给部队,通知各村防备敌人抢粮等等。当时,因为家里两个叔叔是八路,日伪军中队长王营国不断带人来家,用枪托乱打祖父母与父母亲,逼他们交出两个叔叔,威胁说不然就把唯一的长孙魏来国抓去抵命。祖父吓得从此不敢让魏来国回家。祖父亲自带着他在村东一山沟里挖个地洞住着。14岁的孩子,眼瞅着亲人挨揍被打,自己却只能东躲西藏,有家不能回,内心不能不充满仇恨与愤怒。所以,16岁时,魏来国怀着满腔阶级仇民族恨毅然参加了八路军石岛大队。不久石岛大队转为荣成独立营。苦大仇深的魏来国一年后就加入了共产党(后补期一个月)。在独立营他参加了解放龙须岛、俚岛、南占等数十次战斗。在龙须岛战斗他缴获了一支三八枪,立即被军分区调走了。当时部队每人最多只发十粒子弹。刚入伍时只发给他两发子弹,过河时一不小心将一粒子弹掉进河里,他在河里摸了两个小时也没找着,心痛极了,他认为子弹比什么都宝贵。在柳子场战斗中又缴获了两支步枪,魏来国给自己留了一支湖北造。这次战斗中,一个敌军仅隔四、五十米,魏来国穷追不舍,连打两枪没打中,眼看着敌人跑掉,恨得直咬牙。他这才认识到有了枪,有了子弹,没有过硬的技术仍然不能消灭敌人。从此他下决心要苦练射击本领。

战争生涯

  1944年魏来国被提为副排长。1945年参加了解放石岛战斗后被调到东海教导大队受训3个月,射击技术有很大提高。随后调到警备4旅8团4连任排长。这时国民党收降的伪军,在即墨城拉驴抢粮,杀猪宰鸡,胡作非为,老百姓苦不堪言。团部命令魏来国带一个排换上便衣与敌打游击战,他们到处设埋伏,埋地雷,放冷枪,打了就跑。这支神出鬼没的奇兵,短短20天就打垮了敌人5个连。40多天敌人死伤惨重,12个连剩不了多少人。粗略估计魏来国一人就打死敌人一百多。通过这次实战,魏来国的射击技术有了很大提高。   1946年6月,国民党54军向胶东即墨进犯,沿胶济路进攻南泉车站。4连奉命守卫东兰格庄阵地。当时面对的是美式装备的两个团,面对敌人激烈的大炮轰击,魏来国布置全排防守,他自己用一支三八大盖枪守住一片坟地。他利用敌人未发出炮弹的空隙沉着地开始射击。一枪一个,转眼搁倒40多个。敌人两个连的进攻队伍被打得稀里哗啦,全排的士气大振。魏来国专找敌人的指挥官打,身旁战士潘云亭抓起一把石子,魏来国打倒一个他放一块石子。这场战斗魏来国一口气射出120粒子弹,打死敌人110个。从清晨5点打到黄昏,击退了敌人五次进攻,南泉阻击战结束后,魏来国荣获山东射击英雄称号,全军开展了魏来国射击运动。这时,有人议论:魏来国天生有一对老鹰眼,可以看得清打得准,也有的说,只要苦练本领就能立战功了。魏来国听了总是摇摇头,摆摆手,说:“哪有天生的本领,战场不是靶场,再好的技术也得靠勇敢才能发挥”。为此,他在抓全连的射击训练同时,更重视不断提高战士的阶级觉悟,培养连队不怕苦,不怕死,坚韧不拔,勇猛顽强的战斗作风。他要把部队训练成一支攻必克、守必坚,死打硬拼,压倒一切敌人的英雄部队。播下的种子终于开了花,结了果。短短十余日便涌现出朱德射击手两名(三轮28环以上),特等射手六名(三轮26环以上)普通射手27名(三轮20环以上)。从此,4连在以后战斗中连连创造了辉煌战绩。

  1947年4月,国民党以80个旅重点进攻山东解放区。我军为配合攻克泰安歼敌72军的战斗,8团奉命坚守蒙阳县西南的白马关。白马关两边高山屹立,中有公路穿过,前有黑山作屏障。魏来国连的任务是在黑山、云石山、天台山等9个山头阻击敌人。当时连队刚结束新泰莱芜战役,从外线回到胶东休整。突然接到命令要从招远10天内赶到蒙阴县(相距七、八百里)。部队立即连夜急行军每天130里以上,提前一天赶到目的地。大家顾不及休息、吃饭、喝水,立即爬上山头挖土扛石修工事。敌人未料到魏来国连已神速占领了天台山,次日清晨有一个连士兵大摇大摆爬上山来,待敌靠近一百米,一声令下“打”,敌人被打得蒙头转向,抱头鼠窜,不敢再上山了,与我军对峙了一整天。这时摸不清底细的敌军,又派了11师来增援。反复狂轰滥炸后发起了第二次进攻。魏来国命令只留下少数观察哨在前沿阵地,其余战士在峭壁下隐蔽。待敌炮火延伸预备冲锋时,战士们迅速到前沿阵地射击。魏来国在一个山头用一支步枪封锁一条小沟,在他枪下敌人一个个应声而倒,通讯员于守业计算了一下,魏来国一口气打死敌人58个。当时4连面对的是60倍的敌人,就这样在全连猛烈的准确射击下,连续击退了敌人4次进攻,这时上级调五连上来换防,让4连下山休息。谁知四连撤下才两个多小时,5连就把9个山头全丢了。团部只得命令4连火速上山夺回阵地。全连一听个个眼睛发红,忘却了疲劳,发誓要把浸透鲜血的阵地夺回来。魏来国立即率部队跑步前进,经过一场殊死恶战终于将敌占领的山头一个个又夺了回来。当时4连弹药已消耗殆尽,人员也有较大伤亡,但坚守阵地的钢铁决心没有丝毫动摇,他们喊着“头可断,血可流,白马关口子不能丢”的口号,在敌人继续猖狂进攻时,战士们个个象猛虎一样,冲出工事,用石头砸、刺刀拼,击退了敌人。4连坚持7天7夜,终于打退了60倍敌人的7次进攻,歼敌500余人。魏来国在第4天夺回5连丢掉的山头时负伤。战士们都夸连长的一支步枪好比一挺重机枪。大家计算了一下,连长又毙敌34人,两次以132发子弹毙敌92,又是一个惊人的记录。这次白马关战斗,4连突出表现了有那么一股压倒一切敌人的狠劲,百折不挠的硬劲,坚持到底的韧劲。为此战斗结束后4连被命名为白马关战斗模范连。全连荣立集体一等功。副连长王国田授予一级战斗英雄,一班长姜玉殿二级战斗英雄称号。以后4连在解放战争中又连续荣立集体一等功四次,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一次,授名为“屡战屡胜模范连”。

  怎么样会成为一个神枪手?人们询问魏来国。他说,沉着是神枪手的诀窍之一。“我不打敌人,敌人就要打我;我要打敌人,就不怕他打我。”“光会打枪还不一定能打死敌人。有些人平常打枪打得很准,一到战场上,杀死的敌人并不多,主要是他们在瞄准时不沉着。”   魏来国在两次战斗中,用265发子弹,打死202个敌人,荣获山东射击英雄的光荣称号。当时山东军区许世友司令员听说后,十分兴奋,连声说:“好样的,好样的,全区都要开展向魏来国学习的活动。”消息传到华东野战军司令部,陈毅司令员高兴地对副司令粟裕、副政委谭震林等领导同志说:“魏来国的事迹告诉我们,只要我们的战士有高度的觉悟,精湛的技术,就一定能战胜国民党。”不久,陈毅司令员到中央开会,向毛主席汇报了华东野战军工作,讲到魏来国打枪打得准,一次战斗中125发子弹,打死110个敌人的事迹时,毛主席赞扬说:“一个人就消灭敌人一个连,了不起,了不起啊!”   1947年,魏来国在白马关战斗中负伤后,被转到医院休养。医院住地前面有一条河,河岸有几行树。群众的鸡鸭常在树下、河边觅食。有一只巨雕,时常飞到这里,差不多每天都有鸡鸭被它叼去。群众听说医院里住着一位神枪手,便来请他除掉这个害鸟。魏来国经院领导同意,每天提着枪沿河巡逻。一天,时近中午,那只老雕来了。老雕在上空盘旋时,魏来国选好地形藏起来。当老雕向鸡群俯冲下来时,魏来国手起一枪,那老雕扇了两扇翅膀,一头栽下去。老百姓奔走相告,又是欢喜,又是称赞,非常感谢神枪手为他们除了一害。       魏来国伤愈出院后被任命为九纵8团3营副营长。1948年8月,魏来国光荣出席华沙召开的世界劳动青年节代表大会,波兰中央社记者特地采访,专题报导了魏来国英雄事迹,当时我党尚未取得全国政权,各国青年见到毛主席画像都问这是谁,魏来国趁此机会介绍毛主席,宣传我党反法西斯战争与反国民党独裁统治的业绩。代表团回国途经莫斯科,魏来国到斯大林工人大学与同学们交流。学生们得知魏来国是代表团中唯一的战斗英雄,特地送给他一个高尔基石膏象,说高尔基用笔打敌人,你用枪打敌人,你们都是最光荣的人。

  回到家乡荣成,家乡一片欢腾,县政府请工匠做了一块门扇大的匾,匾上刻着烫金大字“革命神枪手”。干部群众敲锣打鼓,前呼后拥,把大匾挂在了他家大门口。

  回国后,魏来国参加了淮海战役、渡江战役、上海战役。上海解放后,魏来国调任九兵团政治部青年科副科长。

  1949年9月,作为华东军区的代表,魏来国出席了第一次全国政治协商会议并被选进主席团。大会结束后,毛主席带着主席团成员在一个很简陋的房间里,大家坐个小木板凳共议建国大计。魏来国当时是主席团里唯一的、最年青的小兵。会后,陈毅司令员就拉着他与老帅们一起吃饭,老帅们都非常爱护照顾,总是拣起好菜给他吃,使他至今念念不忘。1950年魏来国又参加了全国战斗英雄代表会议,仍被选为主席团成员。会议中魏来国与张明代表全体成员向毛主席献旗表决心。

  会后不久, 魏来国就奔赴到抗美援朝的前线战场。1952年魏来国被挑选到北京长辛店坦克学校学习,毕业后分到20军58师坦克263团任副团长,随后又到南京第17速成中学学两年文化。1958年调任装甲兵学院264团参谋长,1960年经过装甲兵学院速成系七期两年半学习,1962年在蒋介石叫嚣反攻大陆的喧嚣声中,魏来国主动要求回到沿海前线的老部队27军,在79师任236团团长。在朝鲜战场魏来国屡屡见到被打败的敌人,因有坦克掩护而一一逃脱。我方虽然缴获了坦克却因无人会驾驶随后又被敌空军炸毁,他深深认识到小米加步枪的时候已过去。所以他在坦克学校、装甲兵学院学习都特别刻苦,他要努力使自己尽快跟上时代步伐。到27军后,他坚持在工作实践中将学到的知识应用于训练及演习中,他不仅从神枪手转为坦克通,与此同时他还努力学习炮兵、工兵、防化兵、航空兵等兵种知识,不断提高自己合成军的指挥才能。当时林彪、四人帮正借批判“唯武器论”以此抵制、污蔑发展新武器装备,魏来国顶风而起,以自己的切身体会坚持在各种场合宣传“武器也是重要的因素”,“红与专,勇敢与技术必须相结合”的道理。

  功夫不负苦心人。在一次检验性反空降作战演习中,某摩托化师的师长因病住院,副师长魏来国临时被军里指定为师长。由于他平时注意学习,在演习中就显示了指挥才能。演习一开始,他到指挥所亲自下达口述战斗命令,不要参谋指点提示,一边看着地图一边说,讲得层次分明,有条不紊。对配属的各军兵种和加强分队,与步兵如何协同,如何捏成一个拳头打击敌人,他都讲得一清二楚,一件不拉。“战斗”打响后,因情况变化,军首长决心把他们师由二梯队改为一梯队。接到命令后,魏来国胸有成竹,因为在受领二梯队任务时,就迅速制定好各种预案,现在他就按照预案立即做好周密的 部署,带领部队圆满地完成了任务。

  魏来国十分注意用科学精神教育新一代战士。求知似渴的青年战士,见到魏来国这个当年的神枪手,总想叫他打几枪给他们瞧瞧。应当怎样满足青年人这种求知渴望呢?一个风急云低的上午,某团射击场上枪声阵阵,烟尘滚滚,魏来国来了。苦练了几天的战士仍然打得不理想,信心都没有了。排长请魏来国打打看,魏来国摆摆手没有答应。正好这时“小技术迷”席志高在此经过。魏来国要小席过来打几发,结果发发命中。他让小席介绍经验,然后对大家说:“神枪手也是人不是神。我们用过的枪已经进了历史博物馆,现在要我用你的枪、戴上老花镜,也不一定能打好。只要大家象小席那样,讲点科学方法,扎扎实实打好基础,就一定能打好”。

晚年担任职务

  1968年3月,魏来国任79师副参谋长、副师长。1978年7月,魏来国任27军司令部副参谋长,1982年8月,任副军长。1985年3月,他从副军长岗位上离休。

个人荣誉

  魏来国曾被授予中校军衔,曾荣获独立自由奖章、三级解放勋章、独立功勋荣誉章。



分享按钮>> 黄埔军校邬姓人物
>>天津元氏与潍坊玄氏家族2000年版《元氏族谱》